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断指再植 - 典型病例
榕江急救|撕脱、断离,“经脉全断”的断指成功接活

有一双健康、完整的手,对于一个家庭栋梁来说,意义有多重要是毋庸置疑的,不仅要为柴米油盐生活所需而努力,更是一个为家庭遮风挡雨的港湾。

“没想到这么多年没有生过一次病,竟然在这个时候出了这种事情,想到都觉得难受!”40岁的阳先生躺在病床上,看着断指接回来的左手无比惆怅。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但回想起受伤当天,阳先生和妻子依然心有余悸。

15日早晨,阳先生像往常一样早起来到工地上班,尽管知道工作有一定危险性,工作时也都提起十二分精神,但意外却还是在一眨眼的瞬间就发生了,阳先生的左手拇指被机器绞入,连同拇指关节也都一同被撕扯拉出。意外一发生,阳先生以及断离的左手拇指立即被送往榕江医院。



阳先生被送达我院时,显微外科主任李绍思立即赶到门诊大厅,看到阳先生左手拇指掌指关节已完全断离。不仅如此,拇指的神经、血管以及肌腱都全被撕扯拉出,长度约20cm,并且因为工作环境的原因,血管神经被石灰污染极其严重。阳先生回忆到达医院时说:“虽然伤得这么重,但是当时左手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就是整个手臂都是麻的!”。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阳先生随即被送入手术室,时间每流逝一分钟,都会对断指再植成活率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


左手掌指间关节完全断离、虎口皮肤逆行撕脱、断离拇指颜色苍白冰凉、血管神经毫无反应且污染严重,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断指伤情。面对这么严重的险情,李绍思主任知道这必定是一次严峻的挑战。


术前


人之所以有准确的抓握能力,拇指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而阳先生断离伤情最严重的恰恰是拇指。为了确保断指再植能够成活,并且拇指可以进行日常基本活动需求,李绍思主任及显微外科团队在经过紧急探讨之后,决定牺牲环指(无名指)的部分功能,移植环指7cm血管神经和肌腱到拇指。


历时七小时,从污染的拇、示指清创、血管神经移植,到断折的掌指间关节复位固定,再到撕脱皮肤回植,阳先生的左手终于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不同于往常的断指再植,这一次的撕脱性断离伤,血管神经移植以及伤口创面边缘参差不齐都是对我院显微外科团队技术的一个新的考验,若是一个环节稍有不慎,将直接影响断指再植的成活效果。


术后

术后

 


 

尽管受伤的左手已经无法像往常一样灵活,但看到齐全的五个手指,阳先生还是在心底松了一口气。换药时,李绍思主任叮嘱阳先生,尽管已经过了一周,但断指并没有完全固定,为了避免断指不小心移动导致断指移位,石膏固定还是不能少。

 

术后第7天


 

 

 

 

 

 

自从工业机械时代以来,断指事故日益增多。如今,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断指再植的成功率已经非常高。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在工作中多留个心眼,避免意外发生。若是发生了意外,一定要将断指(肢)保存好连同伤者一起送到就近的专业骨科医院进行救治,不能丢弃或遗漏。

 

手足显微外科作为我院重点特色专科,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迅速发展,显微技术直至今日已发展到成熟阶段,使榕江医院显微技术得以走在本市骨伤显微、手足显微外科的前列。

科室配有严格训练的医护人员及拥有国内最先进的专科医疗设备,开展的高难度显微外科手术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注重患指(肢)后期的功能恢复治疗,并拥有专门的康复病房和专业康复师指导锻炼,竭诚以顶尖、先进的医疗技术给予患者最好的服务和康复信心。


 

【推荐阅读】

“什么活我都可以做!”——断臂再造一年后功能恢复跟踪报道

三指断离,榕江急救,重塑一个家庭的支柱

断指再植|失而复得,将失去的重新拾起​​​​

来院路线
地址:揭阳市榕城区梅兜路(原东三路)南段